319 旅行事誌 ---- 蠨蛸在戶(註)                                                                  攝影/文字 :  阿達碼



1925年,日本茶商從印度引進大葉種的阿薩姆紅茶
(Assam),選定與斯里蘭卡阿薩姆省紅茶產區環境相仿且同在緯度12度的魚池鄉進行栽植試種,試種結果成效最好,茶色豔紅清澈,香氣醇厚甘潤,於是送往英國倫敦的茶葉拍賣市場,而得到很高的評價,於是成為當時日本官員招待的頂級茶品,甚至是天皇的御用茶品之一。於是,南投縣魚池鄉的日月潭地區成為日據時期台灣唯一阿薩姆紅茶的產地。

不過,現在魚池鄉的最大宗特產不是的「阿薩姆紅茶」,而是「香菇」、「筊白筍」、「虎頭蘭」-魚池三寶。

南投縣魚池鄉與日月潭息息相關,而於魚池鄉的東光村又是日據時期於魚池鄉最富庶的村落之一。東光村的舊地名原為「木屐囒社」,是日據時期日月潭七社之一(水社、頭社、社仔社、蘭社、審鹿社、福骨社)。光復後改名東光村,因風光明媚,可見旭日東昇之美景,而得名「東光」。東光村也是魚池鄉13個村庄中,保有較完整傳統閩漢民居建築最多的村落。

而在山區建築傳統宅居是件十分艱鉅的工程,尤其是建材的運送與工藝匠師的尋覓。目前東光村上留有三幢較完整的民居古宅(並非最古老)-「蔡家古厝」、「洪家古厝-4號宅」、「洪家古厝-1號宅」正是這次拜訪的對象,而其中又以慶隆巷洪家古厝-1號宅,印象最是深刻。

蔡家古厝

蔡家祖先原籍福建武功,百年前從東勢移墾木屐蘭,蔡宅興建於1910年,原為七開間大宅三合院,目前僅存正堂與右護龍。1999年921大地震後,右外護龍傾倒,除正堂屋瓦移位略有修護外,正堂挑簷斗拱已有腐朽與構件脫落的情況,右護龍嚴重損毀,蔡家後代雖有心保存,但卻無力承擔修復。

這也是古厝的另一種無奈;調查的歸調查,研究的歸研究,保存的歸保存,大家都很十分認真做事,但就是沒有擔當的單位。蔡、洪兩家的古厝看來只有永遠的等待。

蔡家古厝檐廊彩繪雖已褪色,但木構上透雕托木古樸雅緻簷廊木架上風趣幽默的獅座(斗抱)瓜筒木作雕飾,正堂左右壁板上書畫彩繪格扇門上頂板的漁樵耕讀的雕飾,在在顯示了昔日主人家的心性風範。

洪家古厝-4號宅

洪家古厝1號宅與4號宅因同屬洪姓宗族,均為木屐蘭望族。因此常被外界混淆。按地方文史資料上紀錄洪家古厝(4號宅)創建於清咸豐8年(1858年),由草屯洪金水五兄弟移墾木屐蘭,興建應比1號宅(日據大正五年戊午1916年)要早很多。但因無人居住管理,而為防止古厝繼續風化,也為防止外人入侵,洪氏後人竟以三合板封閉古厝牆體,令人看了不勝噓唏。目前僅能欣賞檐廊棟架的缺損佚失的工構木作與雕刻彩繪。

洪家古厝-1號宅

從東光派出所對面巷子進入會先經過4號,左轉到底,即是1號宅的「燉源堂」;「1號宅」只是代稱,其實三合院裡有1號(正堂)2號(左護龍)兩戶人家。

洪宅「燉源堂」建於日據大正5年戊午(1916年),由洪氏三十世洪長遠興築。洪長遠從洪氏大本營的草屯移墾木屐蘭本地,拓墾山地達百餘甲,富賈一方,而成為木屐蘭的望族之一。

洪氏古厝形制為一進雙護龍的三合院,後方高凸壟地種植果樹,格局採步步高升建構,由於目前尚有洪家後世子孫居住其中,房舍大致上仍維持完整。

洪宅正堂為五開間,左右稍間檐廊加建八角木窗,頗具巧思,不但可調節西照的陽光,亦可增加隱蔽性與空間利用,並創造出典雅的視覺效果。而且兩側左右護龍大量使用玻璃,有效增進屋內採光,這是順應山區氣候特性,是非常特別的設計考量。

值得一提的是,洪氏正堂的書畫落款鹿溪釣叟、鹿津漁人或癡墨愚人,可能為鹿港彩繪名家郭家匠師(郭新林)所繪,這與在草屯「敷榮堂」所見彩繪相同屬名,但不管真偽如何,畫中主題故事人物栩栩如生,繪工精細是不爭的事實。這真是一個有趣的發現。

而正堂左右牆堵下方有兩面萬壽無疆的意象磚雕,屋構採穿斗式桁架,簷廊則是瓜筒木座,工構嚴謹,出簷斗拱木架透雕托木均雕刻精美,連挑檐桁下的墊木(捧前砧),亦做成蝴蝶雕飾,可見匠師之用心。

洪家另有一段曲折的家族故事,洪宗遠之長孫三十二世的洪宗裕為留學日本取得醫生執照,日據末期曾在高雄執業,後經韓國轉至中國北京行醫,1949年中國淪為共產政權,頓時無法返台,親情分隔兩地。1972年中國與日本建交,中共與日本關係全面解凍,於是洪宗裕便輾轉赴日定居,之後再往返於中、日、台三地。1987年台灣政府開放中國大陸探親,使洪宗裕一家得以團圓,1996年後洪宗裕與北京的子女陸續返台定居後辭世,目前居住在1號宅的即是洪宗裕先生的女兒。

洪宗裕醫生的一生奔波,經歷日據時期,也經歷國、共鬥爭到共產黨的赤色統治,到晚年決定回到自己的故鄉台灣,落葉歸根。這是一段鮮為人知的血淚奮鬥史。

聆聽洪小姐述說其父親洪宗裕先生奮鬥的一生,觀望胡宗裕昔日返鄉的心境,對映在洪家古厝周邊發現處處結滿各式蜘蛛網的景況,就宛如《詩經˙豳風˙東山》中「蠨蛸在戶」(註)近鄉情怯的遊子心情。

我相信「蠨蛸在戶」最能貼近洪家古厝曾經的感傷。

 

                                                                        阿達碼 2006/06/12 彰化芳苑



註:「蠨蛸在戶」語出詩經《
詩經˙豳風˙東山》第二章中-「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果臝之實,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蠨蛸在戶。町畽鹿場,熠燿宵行。亦可畏也,伊可懷也。」描寫一位在外征戰的戰士,經歷無數心酸即將返家卻受阻於細雨濛濛的天候,而心生近鄉情怯的感傷;歸鄉的戰士想像在秋天的季節,好久不在家了,家裡的屋簷應該被葫蘆花爬滿了,而很久沒有整理的屋子,一定長滿了蝨子,屋裡屋外結了許多的蜘蛛網,還有小徑可能成為野鹿聚集奔跑的場所,螢火蟲在屋外飛過來飛過去,想到家裡這種荒落的景況,心裡面頓時感到自責與不安,覺得好難過,可是卻又更加懷念自己的家。
 

請參考延伸閱讀
九二一集集大地震/震災地區歷史建築複勘調查報告書:
木屐蘭洪宅建築物群(一)1號宅,木屐蘭洪宅建築物群(二)4號宅,木屐蘭蔡宅
南投縣魚池鄉公所-
古蹟尋幽燉源堂
走讀台灣-
燉源堂

 


               [蔡家古厝]                     [洪家古厝- 4號]                   [洪家古厝-1號宅]


                       [ 蠨蛸在戶]            [1]            [2]           [3]           [4]           [5]           [6]      

※建議畫面調整為 800X600 解析度,瀏覽本網頁請按 F11 全螢幕功能鍵,以達到最好的瀏覽效果※

The Workshop Since: 1999/04/01
  Web Work Station Since :2002/06/13   Update:2006/06/11
  ©Copyright 2002,2003,2004,2005,2006 - Roger Shih Workshop
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about this Web  to: E-Mail
: Adama Shih 
網頁版權所有: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請勿任意轉載